您所在的位置:福建记协> 传媒研究 > 正文

网络大电影的类型模式研究

2019-09-04 15:58:17  来源: 人民网传媒频道  作者: 张之琨  

来源:《视听》2019年第9期

摘要:近几年,网络大电影的出现和发展是中国电影市场中的新现象,当下对于网络大电影的概念和特征主要是通过视频平台的传播渠道了解。本文尝试从典型案例入手,以点及面地剖析网络大电影的内容与传播受众,有助于人们认识这种互联网思维下的电影化创作及其模式。

关键词:网络大电影;互联网;模式化

自从2014年爱奇艺首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和标准,网络大电影迎来爆发式的发展。2019年1月,爱奇艺发布了《2018网络大电影年度报告》,2018年爱奇艺全年上线1004部网络大电影,票房冠军《灵魂摆渡·黄泉》分账高达4547万元。

网络大电影是“互联网+电影”的产物,与微电影相比,网络大电影的片长较长,一般为60至90分钟。但是与院线电影相比,网络大电影的放映时间就短了许多,最主要的原因是网络大电影的传播依赖于互联网视频平台,不可避免地受到互联网文化、受众、传播特性等因素的影响。然而,网络大电影凭借其所具有的电影一般属性和特殊的人物形象及剧作模式,在几年间异军突起,成为了近年来比较热门的电影类型和现象。本文从网络大电影的人物形象、剧作结构和受众定位入手,研究它的类型特征。

一、单纯的人物设定

一部60分钟的网络大电影要讲好一个完整的故事,既要具备完整的电影结构和容量,又要有足够的吸引力留住来自各种渠道的观众,这样一来,人物形象的设计成了关键,而主角的设定更是重中之重。几乎所有影片都需要极尽所能地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所以在主角的设定上,制作者们讨巧地将主角设计为小人物,例如古装网络大电影《超能太监》中的小太监以及《清宫遗梦》中的小姐。这样的主角一来不会高高在上,凌驾于观众之上,让观众容易接受,二来“屌丝逆袭”的事情一直是小镇青年们津津乐道的,而他们也是观影的主要人群,相比于高富帅的爱恨情仇,围绕小人物展开的故事更接地气。当然,第三点是由于片长的限制,制作者把大部分篇幅留给影片情节的阐述,而对于人物的社会背景只能点到为止,不能做过多的阐述。所以,对于网络大电影的主角,一个简单的、单纯的底层小人物最合适不过了。

从编剧的角度来看,塑造人物形象需要在有限的时空里建立起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在这层关系网所涉及的人和事中反映出社会众生相,从而引起观众的共鸣和反思。那么,我们所提到的“小人物”就更像一个见证者,他与其他人物角色发生着关系,又由于种种原因被卷入其中,在生命或者其他方面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通过自身的努力化解危机或者拯救了其他危在旦夕的人,主角形象便完成了小人物的升华,既符合观众的一般观影心理,又会由于在与故事中与敌人斗智斗勇的精彩桥段而展现出丰富的戏剧张力。当然,如果体现在电影角色划归上,一般来说,主角体现为正面的人物形象,作为理想主义或者英雄主义的化身是观众超现实理想的最终落脚点,带给观众的是愉悦的审美享受和观影体验。

在2016年大热的网络大电影《超能太监》中,主人公太监大宝原本是明朝皇宫里的小太监,却见证了崇祯皇帝煤山自缢,又与韦惠妃、吉祥公主一起逃亡,卷入了东厂提督的阴谋,最终通过自己的艰难斗争逃过了一劫。且先不论影片的恶搞因素,单从人物的角色设定和主角在困境中的主动行为推动情节来看,这部网络大电影还是比较成功的。

在传统的影视创作中,人物背景和人物动机都比较复杂,加上许多导演偏爱模糊正派人物和反派人物的界限,使反派人物更具有“人性”,更加立体,这既有导演表达自己艺术诉求的原因,又有丰富剧情的需要。所以,院线电影中的反派人物更多是“灰色人物”,这在人物形象方面就稍微高级一些了,然而在绝大部分的网络大电影中,反派人物是彻头彻尾的“黑色人物”,作为正义的反面解读者,又或者是给主角设置了重大阻碍的人,往往是明显与社会主流思想相悖的,违背道德准则,又或者是触犯法律的不法之徒。

网络大电影的反派人物扁平化、脸谱化,一般来说性格单一、穷凶极恶,这种反派人物的设定更多地是与网络大电影的观影条件和受众人群心理有关。从观影条件来看,数据显示,七成以上的观众通过移动端观看影片,三成通过PC端,所以,由于播放介质的特性,观众观看影片时全神贯注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复杂的背景设计容易让观众错过细节,从而影响观影体验,观众更希望人物之间善恶分明,通过对抗而产生戏剧冲突。一正一邪之间的斗智斗勇往往是推动故事剧情向前发展的第一动力。

笼统地说,网络大电影在对反派人物形象的设计上更多是做扁平化处理,仅仅需要一个理由,无需其他解释,即可成为他干扰、阻碍甚至杀害主人公的原因。例如,在影片《小镇车神之五菱漂移》中,反派被设置成年轻的赛车手保罗,为了夺冠,他企图买通昔日车神沈腾飞假输,让自己成为新的车神。沈腾飞在片中的终极目标就成了找回自己赛车的初衷,赢得与保罗的比赛。这样一来,人物动机单纯,不需要交待复杂的背景,浅显易懂,观众们也乐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