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记协> 记者手记 > 正文

记者手记 | “奥运新闻报道3.0时代”来了!

2016-08-19 11:07:50  来源: 中国记协网  作者: 李菁  

编者按:里约奥运会赛场上各国选手你争我赶,赛场外的新闻大战更是硝烟弥漫。有人说“奥运新闻报道3.0时代”来了,同行们,你准备好了么?我们看看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前方记者们在这个新的时代是怎样报道奥运的?

装备越来越齐全

清晨6点,里约热内卢天光渐亮,迎着略带凉意的晨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特派记者李晋已经“全副武装”来到MTM媒体交通中心,等候开往赛场的班车了。他的背包里装的是佳能单反相机和两个镜头,一部采访机,笔记本电脑和一个IPAD,手里还拿着三个手机。“为啥是三个手机”?我问他,“一部手机得用来做电话连线,另一部是来发微博和查资料,还有一部要做视频直播”。“那IPAD呢”?“我还得制作微信H5页面,你看,这是我的图集”。

一个广播记者靠一部录音采访机走天下已经成为了历史。如果把北京奥运会算做最后一届用传统方式报道的奥运会,那么到了伦敦奥运会,微博和脸书的流行让奥运新闻报道升级为2.0版,而在里约奥运会,“奥运新闻报道的3.0时代”来了。每个中国的新闻媒体都有自己的微信工作联络群,微信公众账号和微博报道几乎成为了第一时间发布新闻的渠道,而“直播”则是更为超前的报道方式。

节目越来越立体化

在奥运新闻报道疯狂升级的里约奥运会,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已经成为了追逐最先进报道方式的弄潮儿。作为一名广播电台体育节目的主持人,我们的广播节目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开通了视频直播,在咪咕直播等多个直播平台上把两个主持人原生态的做节目的状态直播给听众,让所有的听众看到——国际广播电台位于里约奥运会国际广播中心IBC的直播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广播节目主持人是不是真的只有声音好听,颜值不行? 我们通过“直播”来满足老听众对主持人工作状态的好奇和对节目深度了解的渴望,让“听众”变成了“观众”,同时在直播平台靠人气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档节目,扩大影响力,这就是“奥运新闻报道3.0时代”的交互性传播。

因为我们的节目时间是北京时间的晚上21点,里约时间则是上午10点,为了做足节目播出前的功课,我和我的搭档陈小小也是每天7点就要出门,排队通过安检进入IBC,随后打开电脑,编辑节目,联系记者,在微博和微信上设置互动话题,和听众们进行互动。随后我要检查在直播间里的调音台,把电视调到比赛正在进行的频道,小小很早就要测试手机视频直播的信号,把手机放到之前准备好的架子上,准备直播。技术老师则打开专业的摄像机,采制传输一套专业的视频流。而发完了微博和微信,准备好直播,我们的广播节目才会正式开始。 听众不仅能听到广播节目,在手机上看到两个不同的视频信号节目,还能在微博上留言,微信公众账号的文章后评论,还会在虚拟直播间里送花,这已经不是一档纯粹的广播节目,我们的节目变得越来越立体化。

在里约过北京时间

彭延媛是采访了7届奥运会的老记者,在她的身上,体现出体育记者的鲜明特点:专业,高效,快捷。在很多首次采访奥运会的年轻记者花费很多精力研究班车路线,到了赛场找不到混采区的时候,彭延媛去各大赛场就像是回自己家一样,永远是熟门熟路。来到里约十几天,她的生活只有三点一线:驻地—新闻中心—赛场。“不去超市和商场逛逛调剂一下么?”在赛场采访感觉才是真实的自己,去商场根本找不到路啊!”

里约热内卢是知名的不夜城,越到晚上,观众的热情越高涨。里约奥运会的比赛时间也比历届奥运会都稍晚一些,比如游泳、田径项目的精彩比赛都是安排在晚上10点以后。

  国际台记者王琦在采访中国运动员

王琦是国际广播电台专跑游泳和田径的记者,他跟我们说,这种快节奏的比赛根本别想着上看台看,必须得专心守在混合采访区,边发着微博,边等着运动员进行采访。采访完之后快晚上12点,剪辑音响写录音报道到凌晨两点,之后再等班车回新闻中心,回到住地还要录串词,等真正睡觉的时候,王琦已经看见里约热内卢凌晨4点的太阳了。 和他同屋的刘彦说,十几天了,没怎么见过这位室友,也许他过得还是北京时间吧。

  国际台记者李菁采访女排教练郎平

陆毅老师和我同屋,他不仅要负责举重、拳击、乒乓球等项目的采访,还要负责国际广播电台本次奥运采访团队的全部协调和后勤保障工作,比赛赛程还没有过半,我在餐桌上就发现了4瓶喝完的双黄连;第二天,6瓶双黄连;第三天,空的头孢克肟盒子。每天几乎看不见陆毅,他每天进屋吃饭吃药就睡,但每天的电话连线却还是条理分明,热情有力。 但我们都知道,这种繁杂的事务性工作是多么牵扯人的精力,陆毅也是在这种带病的状态下,既完成了报道任务,又让大家对这次里约奥运报道的衣食住行感到非常满意。

本文版权归中国记协所有,转发请注明来源。

  

更多>>传媒聚焦
更多>>图说传媒
更多>>佳作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