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记协> 记者手记 > 正文

驻站手记:是坚守岗位,也是在家过年

2016-04-06 11:34:47  来源: 《福建新闻界》  作者: 吴柳滔  

驻站手记:是坚守岗位,也是在家过年

吴柳滔

今年春节,我又坚守岗位了。我们《福建日报》南平记者站总共3名记者,全都留在南平过年。

站长刘辉是个“八零后”,老家在江西上饶,新家在福州,他带着老婆、女儿留在南平,在岳父家过年。

另一名记者唐亚新是个单身“九零后”,家在湖南永州,他的父母在除夕前一天赶到了南平。除夕夜,我在他的朋友圈里看到,一家三口在宿舍包饺子。

我是个快要结婚的“八零后”,家在江西南昌。今年1月,我把母亲接来南平生活。除夕那天,她在厨房忙碌了一下午,做出了九大碗菜,直到大年初四才把剩菜吃完。

在我的印象中,刘辉从2011年驻南平站至今,已经在南平过了4个年。我于2012年7月到南平驻站,2013年和2014年的春节是一个人在南平度过的,2015年短暂回了南昌过年。唐亚新大学毕业未满两年,去年回了永州过年。

按照《福建日报》各地记者站的工作需要,春节期间必须有记者值班。今年的局面是,我们3名记者全部在岗。

过年这几天,我们3人全都处于工作状态。南平站运营的微信订阅号“福建日报闽北观察”,一天也没有中断更新,每天都是我们3人一起找料、写稿、编辑、发布、推广。从大年初一到初七,在《福建日报》“新春走基层”栏目中,刘辉刊登了1篇报道,我刊登了4篇。我初一去了建阳区潭城街道考亭村采访花灯节,初三去了松溪县渭田镇东边村采访乡村旅游。

大年初五那天,我在《福建日报》上刊登了一篇关于高速交警坚守岗位的报道,我想了想:我们驻站记者的坚守岗位,是出于什么原因?

我的坚守岗位,实在找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原因,不需要领导安排,也不需要主动请愿。

我是一个宅男,是记者这个职业拯救了我。

我们站里这三名记者,一个学中文的,两个学新闻的,都不爱交际,很少户外娱乐,空闲时喜欢躲在房间里。

我曾经对照网上一份“社交恐惧症”行为表进行自检,发现自己大部分行为习惯都符合它所描述的症状。可我是记者啊,我没有权利恐惧社交啊。

更多>>传媒聚焦
更多>>图说传媒
更多>>佳作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