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记协> 《福建新闻界》 > 正文
《福建新闻界》2016年度第1—2期
www.fjsen.com 2016-04-05 17:28:00 来源: 责任编辑:王超    我来说两句

驻站手记:

是坚守岗位,也是在家过年

吴柳滔

今年春节,我又坚守岗位了。我们《福建日报》南平记者站总共3名记者,全都留在南平过年。

站长刘辉是个“八零后”,老家在江西上饶,新家在福州,他带着老婆、女儿留在南平,在岳父家过年。

另一名记者唐亚新是个单身“九零后”,家在湖南永州,他的父母在除夕前一天赶到了南平。除夕夜,我在他的朋友圈里看到,一家三口在宿舍包饺子。

我是个快要结婚的“八零后”,家在江西南昌。今年1月,我把母亲接来南平生活。除夕那天,她在厨房忙碌了一下午,做出了九大碗菜,直到大年初四才把剩菜吃完。

在我的印象中,刘辉从2011年驻南平站至今,已经在南平过了4个年。我于2012年7月到南平驻站,2013年和2014年的春节是一个人在南平度过的,2015年短暂回了南昌过年。唐亚新大学毕业未满两年,去年回了永州过年。

按照《福建日报》各地记者站的工作需要,春节期间必须有记者值班。今年的局面是,我们3名记者全部在岗。

过年这几天,我们3人全都处于工作状态。南平站运营的微信订阅号“福建日报闽北观察”,一天也没有中断更新,每天都是我们3人一起找料、写稿、编辑、发布、推广。从大年初一到初七,在《福建日报》“新春走基层”栏目中,刘辉刊登了1篇报道,我刊登了4篇。我初一去了建阳区潭城街道考亭村采访花灯节,初三去了松溪县渭田镇东边村采访乡村旅游。

大年初五那天,我在《福建日报》上刊登了一篇关于高速交警坚守岗位的报道,我想了想:我们驻站记者的坚守岗位,是出于什么原因?

我的坚守岗位,实在找不出什么“高大上”的原因,不需要领导安排,也不需要主动请愿。

我是一个宅男,是记者这个职业拯救了我。

我们站里这三名记者,一个学中文的,两个学新闻的,都不爱交际,很少户外娱乐,空闲时喜欢躲在房间里。

我曾经对照网上一份“社交恐惧症”行为表进行自检,发现自己大部分行为习惯都符合它所描述的症状。可我是记者啊,我没有权利恐惧社交啊。

因为是记者,所以无法当宅男。要干好这份工作,就得在南平“精耕细作”,到处去跑。因为是记者,所以对南平的风土民情有深入的了解。因为是记者,所以在南平有很多朋友。在南平经营得越用心,越能发现当地人和物的可爱,对南平的感情就会越来越深。

我在南平当了一段时间记者以后,对这里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当我拿南平跟南昌对比的时候,我会冒出这样的想法:“这里才是我的地盘。”虽然南昌有我的亲人、朋友、同学、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可是我连滕王阁都没进去过,不知道南昌有什么好玩、好吃的地方。我倒是对南平每个县的情况了如指掌,深入过大部分乡村,本地人或许不知道的美景、美食,我知道得比他们多得多。

春节前,初中玩到大的好兄弟问我:“今年是不是又不回南昌?”我说:“是,要值班。”有一种抛弃了他和南昌那些小伙伴的感觉。

过年是要回家,可我现在觉得南平更像我的家。也许对于“家”的定义,我有着自己的理解——喜欢哪里,哪里就是家。

我觉得,南平站另外两名记者跟我有着差不多的原因。我们并不是因为工作需要而坚守在这里,却是因为工作把这里当作了自己的家。

所以,是坚守岗位,也是在家过年。

(作者单位:福建日报)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