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福建记协> 《福建新闻界》 > 正文
《福建新闻界》2015年度第10-11期
www.fjsen.com 2015-12-10 15:28:04 来源:福建记协 责任编辑:     我来说两句

有温度的话筒

许晓露

我是厦门电视台的一名新闻记者,每天忙忙碌碌的采访工作中,话筒就是我重要的家伙事儿。即便站在今天的演讲台上,我也愿意带着它,因为握着它,我就能坦然自信地讲出我的故事。

记得刚入职的第31天,我去采访一起突发车祸,驾驶员被卡在了驾驶室里,情况非常危急。到了现场,我快速锁定了驾驶员的位置,打开话筒直奔过去,就问了八个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话音刚落,我却看到他越发痛苦的样子,无奈、气愤的眼神紧盯着我,却咬着牙不说一句话。就在这一刻,我知道我错了,我恨不得丢下那把冰冷的话筒,退到一边,好让赶到的消防战士尽快施救。这次失败的采访经历让我得到一个教训:别用冷冰冰的话筒封住了人们的嘴。

当记者的,总爱冲向新闻的第一现场,去追问去调查,直到掌握事实真相。而实际上,我们有多半时间完成的是“命题式”的新闻创作。这一度令我很痛苦,总觉得在那样的采访中,我的话筒失去了用武之地。直到新闻界开展了“走转改”活动,让我的认识有了改变。有一次,我去采访为民办实事项目——老城区骑楼改造的情况。踩着咯吱作响的木楼梯,扶着霉迹斑斑的墙面,我走进了骑楼住户李阿婆的家。阿婆在这里住了60多年,一听说骑楼要改造,竟然高兴地哽咽起来:“漏雨的时候我天天盼,现在政府真的要替我们修房子,我太高兴了。”可是,80多岁的阿婆什么风浪没见过,为什么骑楼改造的消息竟能让她喜极而泣呢?我再次打开话筒,和阿婆聊起天来。阿婆18岁嫁进骑楼,生儿育女奉养公婆,就从未离开过。房子老旧了,阿婆想过要翻修,可是手头总不宽裕。现在,老伴儿行动不便就搬出去和儿子一起住,可阿婆终究舍不得离开。我问她为什么。她指着墙上的照片说:“我答应过我公公,要守好这个家啊!”

这话让我心头一颤。我想起了老家守着祖屋的外婆,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学者、居民一直在呼吁和关注老建筑的改造。后来,我在新闻里用了阿婆的这句话。播出的时候,我特别高兴,因为我的话筒录到了最有价值的声音。

我曾经还以为,当记者的只有把话筒对准那些名人、大人物的时候,才是最值得骄傲的时侯。然而工作了这些年,我才发现真正触动心灵的,是那些最平凡、朴实甚至不善言辞的小人物。这让我想起一句话:总有一种温暖让我们流泪,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前行。

2013年4月,全国劳模、“南极英雄”盖军衔因病去世,我要采写一篇关于他的事迹报道。我找到了盖军衔的妻子王嫣明,结果王大姐只是谦逊地说:“没什么好说的,老盖就是个普通人”。生活中,盖军衔的确是个普通人,穿衣服永远只抓衣柜里最上面的那几件穿;工作耽误了吃饭,就随手泡一包方便面。然而,他练就的闭着眼睛拆装机器,听着声音判断故障的本领,又有几位普通技工能做得到呢?盖军衔常年出差,三度踏上南极,有时一两个月都没法打个电话回家。可平时在家的时候,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再晚的电话也要接,就怕耽误了工作。尽管盖军衔已经走了,可是王大姐仍然每天都给老盖的手机充电、开机。我想,她是借此留个念想吧。

再见面时,我和王大姐都加入了盖军衔先进事迹报告团,到全省各地讲述老盖的故事。我们又聊起了老盖的手机。王大姐告诉我,经常有老盖以前的外地客户打电话来请教问题,她就把这些问题转交给老盖的工友们去解决,一刻也不敢耽误。她说:“所以啊,那手机我还开着,以后也会一直开着吧。”

坚守承诺、坚守信仰、坚守着爱与善良,我的话筒一次次被普通人的故事温暖着。一位公交司机工作时突发消化道大出血,就在他昏倒的前一秒,标准地完成了应急停车的动作,保证了全车人的安全。他说:“这是我应该做的。”年近八旬的江西老汉为了救治患病的儿子,连续几个冬天跑来厦门靠卖菠萝攒钱。善良的厦门人在网络相约,用高出市面价近一倍的价格买走老汉的菠萝,让他有尊严地赚钱。

这些年,我的话筒对准过从火场下来的消防战士;对准过在雪域高原对口支援的援藏干部;对准过奔波在海峡两岸,为白血病患者寻找生命希望的台湾义工;对准过在寒冷的冬天,先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听诊器,再为小朋友听诊的医生。有时,我也将话筒对准自己,问一问是否还坚守着那份责任,是否还能在奔波中保持一份柔软。

今天,是我参加工作的第3710天。现在,握着这把话筒,我不仅能感受到它的温度,还能感受到它的份量。我也不再是那个鲁莽而无畏的新闻菜鸟,这把话筒呵护着我的初心,赋予我力量。带着它,我愿意在下一个,下下个3710天讲述更多的故事,分享更多的感动。

相关新闻
相关评论>>